相见欢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曾经灿烂如锦;曾经蔚云如霞;曾经,走入着一座满缀繁花的林木中,宛似滑入花海的小舟,再也辨不出方向,四周全是桃花烟浪!

何等绚丽,何等烂漫,何等繁盛;几节人生成错觉;这就是永恒!

曾几何时,枝头春红,缤纷飘坠;舞红成阵,宫锦堆积。昨日枝头傲然迎风的花朵,今朝片片散落;如断链的珠串,如击碎的珊瑚,再也凑不成完整的花朵。

花开,花谢,本是寻常。只是,李煜低低叹息一声,黯然自语:

“为什么,花开花谢,匆匆如此?”

“为什么天公费劲心力,才造成的百般妍丽,却如此不加珍惜的横加摧折?

不是吗?花已憔悴,摇摇欲坠,天公却有毫不容情地,晚上一阵大风,吹的花瓣恋不住花萼,只得随风而去,漫天飞舞;早上,又一阵冷雨,鞭打下无数落花,幽怨地还归尘土,化作春泥。

凝望着新绿初点,残红疏落的幽林,李煜眼中不禁蓄满了泪水;心魂,又悠悠飞向当年的南方故国… …

江南,春光明媚,远胜江北。山清水秀,连天公,也不似北方的暴厉,对将谢的花,更是格外呵护温柔。

霏微烟雨,是繁花的生命之泉;纵使花谢不可避免,却也是在温柔抚慰下,安然逝去吧!花瓣红似胭脂;雨珠,宛如清泪;仿佛一一惜别而去的没人,柔情婉转,留人珍惜这短暂的春光,在花间留恋沉醉。

他是留恋,也是沉醉的。在江南生平歌舞的花朝月夕,他未曾辞醉。直到… …

兵临城下,在仓皇中,他由一国之君,变成了亡国降虏,生命中的欢笑失落于一夕之间从此只剩回忆。

也像这风雨摧残的落花,在无人怜,无人惜;他的生命,他的尊严,在趾高气扬的异国君臣眼中,甚至不如零落的残花;残花,犹有他悲悼,而他又有谁寄予半点同情呢?

江南远了,那沉醉花间的日子,几时才能重温?他甚至连梦都不敢奢望;只怕,那一梦觉来… …

这就是人生了!而他的人生,欢乐与悲苦,是那么的极端;或许,一生欢乐,在他前半生就挥霍尽了,剩下的… …

他幽幽一叹,默默掉转身去;剩下的,只有绵长如东流水的愁苦,日复一日,绵延到他生命的尽头。

清平乐

别来春半,触目愁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数着一个又一个日子过的时候,总觉得时间过的好慢;从旭日东升到夕阳西下,日子好悠长,好难挨,在这个陌生的国土之上向故国望去满满的都是回忆。

李后主独自站在庭阶之上,沉思默想。一阵风吹过,接着阵阵清香的是满园飞舞的梅花。一片片雪白的花瓣随风飞舞着、卷着,轻轻的落到它所站的地方,落满了一身,也落满了庭院。这些花瓣是这样的洁白,轻柔,真像是纷飞的雪花一样。不!不是雪花。这又是春天了,梅花谢了。春天?故国,多少往事一幕幕的重现在他的眼前。一阵落花惊醒了他;他茫然四顾,这是什么地方?这不是他的家园。这里多么陌生,多么冷寂!哦!他黯然了,他不再是故国的王,而是一位远在异国他乡的阶下囚。又是春天,可是异国的春天,触目伤心,愁肠寸断,又哪来的欢笑!花瓣飘落在他身上,他恍若隔世,眼中蕴着泪珠。

大雁,一阵阵的飞过,每年往返于江南江北,秋天南飞,春天又北返了。人们总说:雁就像信差一样,为分隔南北的人传递信息。又是一阵排成人字的雁群飞过;来了,又走了,没有停一下翅膀,没有留一句话,更没带来片纸只字。

“你真是不负责任的信差!你不是从江南来的吗?为什么不肯停留一下匆忙的双翼,告诉我一点家乡的消息?要你这种不可靠的信差有什么用?”

他喃喃的埋怨着,叹了一口气。别人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是江南故国时时都在脑海中回旋,为什么总没有在梦中回去过?如果能在每夜的梦中回去,至少可以有一半的时间在梦里的江南生活啊!那像这样的梦真愿永远不醒!可是他对自己摇摇头,解嘲地苦笑道:大概路太远了吧!从江南到这里要隔几重山?几重水?几千里路?远得连梦都够不着了!

更多的还是无奈与感慨!

虽然如此,但是对家乡的忆念,对离开故国的惆怅仍天天滋长着,累积着,不断的加深、加重。他怅然凝望着远方;在春风吹拂之中,春草向天边向江南展开一片无际的绿。他知道的,这一片绿随着春天的脚步会一直延伸到他望不见却又心心念念难忘的故国家园。隐隐地,他仿佛看到自己的身影,也顺着这一片春草,一步又一步的走向天边,走向遥远的故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