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欢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曾经灿烂如锦;曾经蔚云如霞;曾经,走入着一座满缀繁花的林木中,宛似滑入花海的小舟,再也辨不出方向,四周全是桃花烟浪!

何等绚丽,何等烂漫,何等繁盛;几节人生成错觉;这就是永恒!

曾几何时,枝头春红,缤纷飘坠;舞红成阵,宫锦堆积。昨日枝头傲然迎风的花朵,今朝片片散落;如断链的珠串,如击碎的珊瑚,再也凑不成完整的花朵。

花开,花谢,本是寻常。只是,李煜低低叹息一声,黯然自语:

“为什么,花开花谢,匆匆如此?”

“为什么天公费劲心力,才造成的百般妍丽,却如此不加珍惜的横加摧折?

不是吗?花已憔悴,摇摇欲坠,天公却有毫不容情地,晚上一阵大风,吹的花瓣恋不住花萼,只得随风而去,漫天飞舞;早上,又一阵冷雨,鞭打下无数落花,幽怨地还归尘土,化作春泥。

凝望着新绿初点,残红疏落的幽林,李煜眼中不禁蓄满了泪水;心魂,又悠悠飞向当年的南方故国… …

江南,春光明媚,远胜江北。山清水秀,连天公,也不似北方的暴厉,对将谢的花,更是格外呵护温柔。

霏微烟雨,是繁花的生命之泉;纵使花谢不可避免,却也是在温柔抚慰下,安然逝去吧!花瓣红似胭脂;雨珠,宛如清泪;仿佛一一惜别而去的没人,柔情婉转,留人珍惜这短暂的春光,在花间留恋沉醉。

他是留恋,也是沉醉的。在江南生平歌舞的花朝月夕,他未曾辞醉。直到… …

兵临城下,在仓皇中,他由一国之君,变成了亡国降虏,生命中的欢笑失落于一夕之间从此只剩回忆。

也像这风雨摧残的落花,在无人怜,无人惜;他的生命,他的尊严,在趾高气扬的异国君臣眼中,甚至不如零落的残花;残花,犹有他悲悼,而他又有谁寄予半点同情呢?

江南远了,那沉醉花间的日子,几时才能重温?他甚至连梦都不敢奢望;只怕,那一梦觉来… …

这就是人生了!而他的人生,欢乐与悲苦,是那么的极端;或许,一生欢乐,在他前半生就挥霍尽了,剩下的… …

他幽幽一叹,默默掉转身去;剩下的,只有绵长如东流水的愁苦,日复一日,绵延到他生命的尽头。

发布者

壹言

我明白你回来,所以我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