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乐

别来春半,触目愁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数着一个又一个日子过的时候,总觉得时间过的好慢;从旭日东升到夕阳西下,日子好悠长,好难挨,在这个陌生的国土之上向故国望去满满的都是回忆。

李后主独自站在庭阶之上,沉思默想。一阵风吹过,接着阵阵清香的是满园飞舞的梅花。一片片雪白的花瓣随风飞舞着、卷着,轻轻的落到它所站的地方,落满了一身,也落满了庭院。这些花瓣是这样的洁白,轻柔,真像是纷飞的雪花一样。不!不是雪花。这又是春天了,梅花谢了。春天?故国,多少往事一幕幕的重现在他的眼前。一阵落花惊醒了他;他茫然四顾,这是什么地方?这不是他的家园。这里多么陌生,多么冷寂!哦!他黯然了,他不再是故国的王,而是一位远在异国他乡的阶下囚。又是春天,可是异国的春天,触目伤心,愁肠寸断,又哪来的欢笑!花瓣飘落在他身上,他恍若隔世,眼中蕴着泪珠。

大雁,一阵阵的飞过,每年往返于江南江北,秋天南飞,春天又北返了。人们总说:雁就像信差一样,为分隔南北的人传递信息。又是一阵排成人字的雁群飞过;来了,又走了,没有停一下翅膀,没有留一句话,更没带来片纸只字。

“你真是不负责任的信差!你不是从江南来的吗?为什么不肯停留一下匆忙的双翼,告诉我一点家乡的消息?要你这种不可靠的信差有什么用?”

他喃喃的埋怨着,叹了一口气。别人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是江南故国时时都在脑海中回旋,为什么总没有在梦中回去过?如果能在每夜的梦中回去,至少可以有一半的时间在梦里的江南生活啊!那像这样的梦真愿永远不醒!可是他对自己摇摇头,解嘲地苦笑道:大概路太远了吧!从江南到这里要隔几重山?几重水?几千里路?远得连梦都够不着了!

更多的还是无奈与感慨!

虽然如此,但是对家乡的忆念,对离开故国的惆怅仍天天滋长着,累积着,不断的加深、加重。他怅然凝望着远方;在春风吹拂之中,春草向天边向江南展开一片无际的绿。他知道的,这一片绿随着春天的脚步会一直延伸到他望不见却又心心念念难忘的故国家园。隐隐地,他仿佛看到自己的身影,也顺着这一片春草,一步又一步的走向天边,走向遥远的故乡… …

发布者

壹言

我明白你回来,所以我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